北大高才生的村官之路
发表时间:[ 2005-4-27 ]  点击:[ 8283 ]

湖南省涟源市茅塘镇石门村党总支书记吴奇修,是中共十六大代表,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怀着把家乡改造得像广州、温州的农村一样的美好愿望,1987年,他自愿放弃留京指标回家乡到基层工作。从1995年至今,在他的领导下,改写了石门村长期贫穷的历史,全村人均年收入从480元升至8600元,石门村从后进村、失控村变成“全国文明村”。
 
“状元”要求回“农门”不是一时冲动
    1983年,16岁的吴奇修以娄底地区文科“状元”的成绩跳出“农门”,被北大经济系录取。
    1984年下半年始,吴奇修立志报考石世奇导师的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一条未来经济学家的路日渐清晰。
    1986年暑假,吴奇修和同学到广州、温州农村做社会调查,两地的富裕程度让吴奇修吃惊不已。紧接着,他又回家乡湖南涟源调查。贫富的强烈对比撞击着吴奇修的心。县领导告知吴奇修一行,涟源准备进行大规模能源和原材料开发,急需人才,而县里有能耐的人都出去了。此行结果,其他同学交出的是调查报告,吴奇修却是写给娄底地委和涟源县委的要求到基层工作的信。对吴奇修令人惊诧的反常之举,人们善意劝告:“别感情冲动,将来会后悔。”吴奇修说:“考虑半年的选择绝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
    当时北大校园里、媒体上满眼是“祖国需要是我最佳选择”、“实现四化、振兴中华”等宣传标语。吴奇修说,这些口号,当年实实在在地影响了他的选择。
    吴奇修放弃了准备两年的研究生考试,他开始看(农村经济学)等书。毕业论文(论横向联合与经济技术协作),使他被分到涟源市计委经济技术协作办。
将个人命运融进国运
   流言砸向20岁的吴奇修。“成绩不好,被降格分下来了……”吴奇修说那时的心情是“打落牙齿和血吞”。他清楚,“要让人家收回流言,就赶快做事”。在他任涟源市计委副主任、经济技术协作组长、基建投资组长期间,经手审批了200多个项目,因一尘不染、高效敬业被项目单位称赞:“为人正派、办事爽快,是个好干部。”
    1989年,涟源市委下派干部到基层扶贫一年,吴奇修申请到省级贫困乡漆树乡。一年期满,他要求再延长两年。三年扶贫,影响了吴奇修1995年的选择。‘他看见漆树乡民主村的贫穷——灶台上的铁锅锈迹斑斑,那是几年吃不上油的缘故。1986年的社会调查,吴奇修看到的只是贫穷的表面,下派漆树乡的三年,贫穷的多角度成因又让他上了一个“大学”。在那里,他“看见有人欺压老百姓就生气”,大大地增加了对农民的感情。而且他更加深切地体会到“只有经济稳定才有社会稳定”、“农村工作必须恤民情、顺民意、顾民力”。
    1995年,.借涟源市委选派干部到后进村、失控村担任党支部书记的机会,吴奇修又报名来到偏僻落后、村情复杂的石门村。吴奇修的选择从北京到涟源市,再到漆树乡,又到石门村,距高处越来越远,被别人视为不可思议;吴奇修却认为离北大精神——“爱国、进步”越来越近。吴奇修已将个人命运融入了国家命运之中。
用经济学打开致富之门
    1600多人的石门村积贫积弱积怨积恨。村年收入400元,赤字达12万元。人均年收入480元。第一个月,吴奇修挨家查民情。情况摸清时,吴奇修振兴石门村的思路也清晰了——“建好班子,闯新路子”。
    新组建的班子以基础设施建设为突破口,“筑巢引凤”,吸引外出人才回村办厂,走“私营突破,共同富裕”之路。吴奇修向村民承诺一年内完成基础设施建设——公路修好、电线架好、学校盖好、整改河道,并保证“不向农民摊派一分钱”、“不出一个义务工"。
    1995年大年三十,游子归乡,吴奇修主持召开“振兴石门村座谈会”,20多位先富起来的游子听年轻的村支书描绘石门村未来的蓝图。之后,吴奇修掏出2000元,说:“这是我对石门村的一点诚心。恳请你们这些大老板也为石门村的发展献计献策、出钱出力。”在哈尔滨,乌鲁木齐、新疆都办有厂的肖氏兄弟率先为吴书记的义举感动,肖明贵说:“如果你的话当真,我们两个男子汉就击掌为证。”
    1996年,是石门村基础设施会战年,吴奇修的承诺一一兑现。吴奇修率班子一行亲赴新疆、广州、沈阳、重庆招商,动员游子回村创业。吴奇修曾坐80多个小时的火车去乌鲁木齐劝说实力雄厚的肖安江回村办厂。肖安江说:“要我回石门村,那是碰了鬼。”吴奇修无功而返,差旅费自己交付了。肖安江回家给父祝寿时,吴奇修再次登门,肖安江敷衍“考虑考虑”,背后却对人讲:“吴书记书读多了,人读蠢了。”1996年,肖安江回家过春节,吴奇修“三顾茅庐”,许诺:“只要你回来,各种手续我去跑。。”真诚感化了肖老板,他终于同意投资1400万元办厂。宏宇搪铝工业有限公司、商海铝制品厂、石门包装厂等企业相继建成。如今,生产能力1.5亿元的宏宇搪瓷制品身全国搪瓷行业前五名。为帮助该企业开发新产品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吴奇修提出“借梯上楼”,向技术力量雄厚的外向型企业寻求技术协作。为此,吴奇修五上北京。投资6000万元,年生产能力1600万只的保温瓶厂于2000年9月投产,现已成为我国第二大保温瓶生产基地,并解决了3000人的就业。当国内市场趋于饱和时,吴奇修转向外贸市场。村里花300万元收购了一家有2800多工人、濒临破产的企业,又接连办了3个厂。他们的产品连续参加五届“广交会”,出口西班牙、比利时等欧美国家。石门村现有400多人在外经商,建立了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络,产品远销40个国家。2000年9月,班子实现强强联合,把村内4家企业,和外省6家企业、9家公司组成产品达200多个品种的“湖南五江轻化集团公司”。
    在工业走上生产规模化、经营集团化轨道后,吴奇修开始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组建了“涟源牛业股份有限公司”,年收入达1.6亿元,并建立了南方最大的“肉牛胚胎分割移植中心”。2001年,亦工亦农的村民人均收入8600多元。村里每年增加纯收人500万元。
    “五年内,石门村实现现代化。”吴奇修在基础设施完成后的1996年,这样描绘石门村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农村的图景,于是,他要求把两年挂职期限延长,好把事做完。近8年来,吴奇修用自已经济学这一致用之学,将石门村带进了小康。
“别人不理解我,很正常”
    石门村现有数十位百万元户、千万元户,私家车80余辆。而吴奇修每月900元,与富人相比,他个人生活清苦,家庭经济紧张。现在京城做生意的石门村人小谢对吴书记满怀愧疚:“他给了我们那么多,我们给了他什么?”
    2000年4月,吴奇修带村办企业负责人参加“广交会”,顺便参观了全国十大证券投资公司之一的某证券公司,该公司总裁是他的北大同学。年收入百万的总裁对吴奇修深表同情:“现在就过来,保你年薪50万。”吴奇修只是笑了笑。
    15年来,吴奇修基本不向人解释他的选择。他能理解别人“人往高处走”,而别人不理解他,他认为很正常。在广东某银行做信贷处长的同学诚恳问他是否幸福,吴奇修反问:“我说幸福,你信吗?”
“少发牢骚,多干实事”
    石门村人视吴奇修为贴心人、主心骨、致富引路人和老师。村民称吴奇修“老师”,一是他给村民带来现代文明生活和引导他们如何将好生活过长久。当富裕起来的人产生小富即安心态,甚至身染嫖赌恶习时,他会把工作做到根除为止。二是他的为人和做人做事原则。村民、业主服他,皆因他”行得正坐得端。”
    如在村基建项目上,吴奇修和班子成员只负责筹措资金、处理矛盾、监督质量。工程发包、资金拨付则交给群众代表管理。“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这是吴奇修为人做事的原则。“不义之财,分文不取;嫖赌逍遥,一次不来;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跳舞”,这是吴奇修的戒律。如此持戒,吴奇修是警惕在人格上染上污点。特别是对富裕起来的私营业主,吴奇修的态度是,既支持他们发展又刻意保持距离,“距离是为保持头脑清醒”。曾有几个业主商量凑钱给他买辆车,吴奇修拒绝了:“屁股底下坐台十几万的车,老百姓会骂娘的。”
    1999年9月,吴奇修当选“中国十大杰出青年”。12月1日,在北大图书馆里,吴奇修以村支书的身份与校友座谈。他说:“北大历史上出现过大政治家、大教育家、大科学家、大文学家、大企业家,但还没一个当村支书的,我算填补了北大的一个空白。”但吴奇修也言辞恳切地说:“实事求是地讲,如果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不会再在20岁的时候不知深浅地扑向大海。所幸自己水性尚好。”吴奇修喻已是水,社会是海。不见得每一滴水都能融进大海。他愿同学悟出,填写在空白里的是北大精神,而非自己,更不要不切实际地效仿自己。他说:“我不会当一辈子村支书,每一阶段有每一阶段的选择。”但既已走过,就不言悔。吴奇修赠言师弟师妹:“少发牢骚,多干实事。”
  
 (摘自《党员文摘》2003年第2期)
 
 
打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地址:广 东 省 广 州 市 黄 埔 大 道 601 号 邮编: 510632
联系电话:(020)85220080 图文传真:(020)85223186
[管理入口]

COPYRIGHT 2005 JNU ALL RIGHT RESERVED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