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行动报党恩
发表时间:[ 2005-4-27 ]  点击:[ 8534 ]

    我叫李云广,现年50岁,是山东临沂环保炉具厂的厂长,2002年9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有人问我:你这个百万富翁什么时候萌生了入党的念头时,我心中那份对党的感恩之情,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个劲地向外喷涌。
    记得40年前的一个冬天,母亲的腰疼病复发,躺在床上疼痛难忍。由于没钱,父亲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村党支部书记和几名支委送来了20元钱,让父亲抓紧送母亲去医院治病。这一幕,在我年少的心灵上打上了很深的烙印。
    1966年10月,公社干部得知我们的家庭状况后,将我们全家的贷款全免了。父亲激动得热泪盈眶,他郑重地说:“孩子们呀;,你们长大了一定要报答党的养育之恩。”1972年S月,经村干部介绍,我到邻乡当上了一名民办教师,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自觉向党组织靠拢,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从教过程中,我发现这里因交不起几角钱的学费和书本费而中途辗学的学生很多。最令我痛心的是我们班里一个叫小亮的孩子,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后来也因家里贫困辍学了。我去他家家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小亮的父亲干活还没回来,病重的母亲饿得昏过去了,两岁的小弟弟还在母亲怀里啼哭着找奶吃,12岁的小亮正挑着一担水蹒跚走来。我强忍住泪水,把身上仅有的2元钱掏出来,让小亮抓紧给母亲请医生。我联想起自己上学的艰难,联想起党组织对我们家庭的关怀,常为自己不能替党为贫困学子摆脱困境而感到羞愧。
    1980年后,改革的春风吹遍了祖国的大地,我便萌生了辞职经商的念头。我想,党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意为人民服务,我把经商赚来的钱全部捐献给国家用来办教育,不也是在履行党的宗旨吗?
    1984年,我辞职经商。刚开始我搞母猪繁育,由于缺乏经验,养的小猪死了个精光。为了探索养猪的经验,我蹲在猪圈里仔细观察母猪的生产、生活习惯。
    后来,在农科所的帮助下,我养猪获得成功,第一年便获利4000元。我一分钱也没舍得花,又用这个钱买了辆拖拉机和弟弟搞起了运输,当年便获利1.2万元。1987年,我经过多方面的考察、论证,建成了临沂市首家环保节煤灶厂。在此基础上,我又将节煤技术应用到采暖炉、茶水炉上,创造性地开发出了一系列新产品,生意越做越红火。
    腰包鼓了,但我从未舍得乱花一分钱,全家人仍住在不足60平方米的房子里。许多人都说我是苦行僧、守财奴,但他们不知道,这些钱我要把它用到关键的地方。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创业路上的艰辛,加之过度的操劳,我的身体每况愈下。1997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在厂里突然昏倒在地。亲人们闻讯赶来,急忙把我送进了医院,经医生诊断为心肌炎。经过4个多小时的抢救,我终于从昏迷中醒来,只见妻子和儿女们都在身边。当医生要给我用数千元一针的进口药时,我拒绝了。妻子不解地握着我的手,流着泪说:“孩子他爸,你天天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辛辛苦苦挣那么多钱干啥?”女儿和儿子也在旁边劝我:“爸爸,你不要这么辛苦为我们挣钱了,我们长大后,用自己的手养活自己。”听了儿女们的话后,我心里欣慰,我抚摸着儿女的头郑重地告诉他们:“你爸爸要圆一个埋在心里30多年的梦呀!”
    我在一份国家有关部门的报告中看到,每年我国新招的大学生中贫困生占20%,特困生占10.5%以上。尽管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扶助政策,可仍有一些贫困的大学生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辍学。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借鉴希望工程的经验,搞一个“人才工程”,专门资助那些贫困的大学生,以实际行动向党组织靠拢。
    当我将这个计划提出来时,妻子和儿女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为奋斗的梦想就是两个宇:入党。妻子表示理解,儿女们更是坚决支持。当时在临沂师院上学的女儿还积权建议我将这个助学项目设在她们学校。通过调查,我得知该校数千名学生大多来自农村,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特困生,他们一年四季没有替换的衣服,吃饭仅靠煎饼和咸菜充饥。而且,我办的工厂挂靠在师院,工厂占地还是租的师院的,捐款设在师院也算是近水楼台吧!于是,我捐资20万元给师院作扶困专项基金,以帮助那些贫困的大学生。钱捐给师院后,我激动不已,原想借此机会按照党的关系属地化管理的原则,向师院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但考虑到以前对党没作多少贡献,终于没有开口。
    后来,我发现这些钱每年仅够资助40名大学生,根本解决不了大问题。于是,我说服妻子,将近20年来家中的全部存款拿出来,捐给师院。当我怀揣着16张存折,将银行里的80万元本息,取出来,充实到了专项基金里,此时我家中存折上的余款仅剩下48.80元,厂里的流动资金也不足7000元。学院领导得知此事后问我有什么要求,我本想将自己兜里写了很长时间的入党申请书拿出来给他,但我还是没有这个勇气,总觉得自己为党做的还很少,离党员的条件还差得很远。
   2001年5月11日,当我得知临沂师院要改成大学时,助学心切的我再次做出了一个决定,将一年来的100万元盈余再次无偿地捐给了师院,追加到助学基金里面。此时,以我名字命名的助学基金已达到200万元。 
    这次捐款之后,我终于将写好的入党申请书送到了师院后勤党总支。从此,我经常找师院党组织汇报自己的思想状况,交流学习党的知识的体会,积极到业余党校听课,不断充实自己。  
    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后。,师院党委经过慎重考虑。反复研究,通过严格的组织程序,于2002年9月9日正式批准我为中共预备党员。为此,我兴奋不已。但我也成了亲友眼中的怪人、神经病,成了一些人取笑的傻子和饭后谈论的另类富翁。跟随了我10多年的技术员、业务员,因不理解我的这种做法而另谋高就,许多不认识我的人,专门跑到工厂来看我长得是啥摸样,还挖苦我说:“党票能当钱花?”
    但所有这些,都不能改变我对党的一腔深情。虽然我已经入党了,但我总觉得离一个党员的标准还存在差距,2002年10月,我投巨资买到的专利产品平面波浪炉排,已经投入批量生产,经济效益不错,我已经向自己立下了“军令状”,利用5年至10年的时间,向社会助学贷款1000万元,自觉做“三个代表”忠实的实践者。
(摘自《党员文摘》2003年第3期)
打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地址:广 东 省 广 州 市 黄 埔 大 道 601 号 邮编: 510632
联系电话:(020)85220080 图文传真:(020)85223186
[管理入口]

COPYRIGHT 2005 JNU ALL RIGHT RESERVED

访问量: